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章 一梦十年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二蛋,二蛋……”飘渺的声音来自无尽的混沌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的,像是苗阿囡的声音,也像是李翠莲的。

    “懦夫!窝囊废!……”不断传来一声冷厉的谩骂,伴随着一阵一阵的嘲笑……

    李多余觉得自己的心在胸口猛烈地碰撞着,浑身血管膨胀欲裂。

    “啊~~~!!!”

    他一声狂吼,觉得自己整个人在那一瞬间如同雷电一般爆发出来……

    他猛烈的挣扎着,然后慢慢地睁开了双眼,一道强烈的光芒让他无法直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多余适应了好久,才看清了头顶的天空,蓝蓝的,很纯净,一丝白云也没有。

    此刻,他躺在一堆乱草丛上,转过头可以瞥见三米开外一座新起的坟头,零星地长了几棵不知名的嫩草,在初春的冷风里摇曳着。

    一阵冷意掠过,李多余忽的坐了起来。他盯着眼前的一切,荒原、枯草、迎春花,眼前的坟头,不就是当年埋葬李老头的小土堆么?坟头那粗陋的墓碑上刻着,“家父李得旺之墓”。

    李多余眼前一阵湿润模糊,当年李老头过世,他被李老头的两个儿子赶出家门,只能事后偷偷来他的坟前祭拜,感激他的养育之恩。

    可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,记得李老头死的时候,他还在高中。

    李多余恍然,一瞅自己身上穿着的,竟然就是高中时候的校服,袖口已经破烂,脚上的是一双旧胶鞋,鞋帮子上有着红五角星,这不就是当初在李青山家做工时候,穿过的那双胶鞋么?此刻,这破旧的衣衫和鞋袜在初春的寒意中显得拨凉拔凉的……

    良久,四处古树老鸦,偶尔一声声凄惨的鸣叫,可不远处的沟壑边,迎春花零零星星飘坠着。

    初春,万物复苏。

    可,这是怎么回事……

    十年前!

    墓塬上!

    坳家寨!

    ——瞅着坟头的新土、嫩草,李老头是盛夏季节过世,这应该是李老头死后的第二年初春。

    李多余记得李老头过世后,他就从高二辍学了,回来后被李老头的儿女从家里赶出来,他无处栖身,是村长李青山让他住在村里的仓库,帮着李青山承包的荒原地开荒、播种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似乎就在昨天,又似乎已经是很多年前……

    因为他的脑海里还有着另一段人生,历历在目……

    记得收养他的李老头过世后,他辍学回到坳家寨,给村长李青山家做工,开荒种地、养猪养鸡,对李青山的女儿李翠莲暗生情愫,6年的坚守与付出,耗尽自己青春年华,最后却被扫地出门。

    24岁那年,他带着无尽的屈辱和悔恨离开了坳家寨,投身偏远的藏疆第十九农场,最靠近边疆丛林的区域,人烟稀少,冬天异常寒冷,密林常有灰熊出没。李多余在这里开始做工,植树造林,养牛养羊……

    27岁那年,李多余和当地农户的女儿苗阿囡结婚。

    婚后第二年,苗阿囡怀孕了,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。李多余对未来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初夏,他兴致勃勃地进入边疆丛林打猎,却被一头灰熊袭击,差点丧命;接着,养殖在林间池塘的所有雪蛤全都不知去向,而农场里的牛羊昼夜都在慌乱地蹦跑嗷叫;盛夏,向日葵花开出了黑色的花瓣,白天耷拉着脑袋,晚上从东往西自行转头;一大片棉花结出了黑色的棉丝……

    冬天的第一场雪来了,苗阿囡挺着鼓鼓的大肚子来到李多余面前,对他提出了离婚,说她怀的是农场团长吴光正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李多余崩溃了,他冲出农场、山林,一直到边疆的丛林深处,他只想逃避。

    风雪越来越紧,衣衫划破,脸上也被冰雹打出血口子,可他没有任何身体上疼痛的感觉。

    只觉得心塞难忍,胸闷欲裂……

    回想这大半辈子,自己是那样傻,真是人如其名,当初李老头在屯北车站捡了他,带他回坳家寨后取了名字叫二蛋,说二蛋就是傻蛋的意思,名字越贱越好养,而且傻人有傻福以后会大富大贵。后来到了学龄年纪又给他他取了学名,李多余,说以后的人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